我想当无情发文人

多读点书


叫宫稔就好了

【评测】泰科

※主要预警看合集,本章有想象中的孕期play,不过非常少,想要在预警提一句也只是怕——踩各位雷点


我原先没想到他会那么诱人 

【A/J】鱼水欢情

嘶,转载文章可以放合集嘛

威化饼干可太好吃了:

咳咳,是之前写得那篇,但是这次写完了而且改了点东西,虽然仍然不是什么有头有尾的故事




※NC-17,无铺垫


※人鱼A/普通人J


※字数两千五左右的超迷你篇幅


希望看得愉快 


如果挂了的话就算了吧QAQ我还得多修炼几年才能做到不被屏蔽










(我打tag应该,没事,吧?)

一篇不出彩的评论,送给一篇绝赞的文章

—何是禁区?

—散布圣洁,藏着救赎,无人踏足,任我采撷。


@澜月兮 (悄咪咪艾特)这是月兮的神仙水仙文,没看过请不要错过XD 

  

  呜呜呜呜之前因为自己又懒又忙了,所以这个预计在禁区完结当天就写出来的长评真的拖了好久orz

  首先想要感谢月兮——我那个没头没尾的奇葩脑洞竟然被月兮细致描绘了出来!而且以这样高的质量展开了叙述,心里一百种赞美方式想要全部表现出来,但我是个话废www,希望月兮不嫌弃我这次有些突兀的(而且不是很长的)评论

  能看见您的产出真的非常高兴——

  

  

  

  个人认为(虽然也看到有人这样说过),在小说的开篇吸引读者眼球是极其重要的,曾经读者们盼望的限度是十章,现在压缩到三章,但对于同人这样相比之下的新兴势力来说,人们只在意三段。

  而很巧妙的是,月兮的确在三段内抓住了读者,抓住了我的眼球,以及让看到文章完结的我知道,作者在三段就可以埋下一个伏笔。

  文章开篇使用的“泡腾片”的比喻是我非常喜欢的,这是种新奇的喻体,同时也非常贴合角色心里状态。克莱尔在杰米心中的分量以及留下的印象,已经足以将一杯白水、温水刺激成了泡腾片的所有物。

  而从“口鼻”到“发梢”,对我来说就像“内里”延伸至“表面”,如同A/J之间的情感,爱你的最好表现,就是装出我不爱你的样子,直到爱得深切了,我们才敢将情感外泄,“卷在他舌尖的缠绵余味”也仅仅是种慰藉。

  

  那个吻是令我非常激动的一个亮点。A/J这对cp非常容易给予人们禁断感,他们爱情的组成被占有欲灌满了,如果想让这样的禁忌感消失,这可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  而月兮选择了用一个矛盾,意外却涩气的亲吻反而来加重了这样的叛离意味。不得不说,真的很妙。作为情感真正开始地方,它的存在让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爱情。

  我对于唇齿相交的描写总是空洞又干瘪,但很幸运地是我看见了月兮这段漂亮的描写。在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几乎忍不住地吞了口口水,脑子里就一个想法,“嘶…我好了。”

  

  以及下篇中,阿里尔和杰米再次相遇的情景。看完我只觉得阿里尔是个又黑又萌的混蛋,但是又那么富有魅力,能够让被自己引诱,被自己全身心侵入,自己划为禁区、私有物品的哥哥,藏不住他内心的蓬勃却易碎的爱意。

  

  月兮这篇文章能够让我记住的东西真的很多(美味🥩榜上有名),呜呜呜呜呜很可惜我内心的激动不能够好好用文字悉数表达出来。

  

  

  

 

  

  我一直很佩服懂得对自己的文章进行详略处理的作者,现在可能需要多加一位月兮啦。

  全文属于原作剧情的桥段并不多,甚至有些在月兮的处理下仅有几句话的过场—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赞的处理方式:同人是在原作的基础上进行幻想以及创造,如果全文仍然需要提及原作的部分过多,或许会让人觉得无所适从,以及认为自己只是浪费人生的几分钟重温了一遍剧情。

  而且创新的部分那么引人注目,读者很难因此,或者说怎么会对此产生不满呢?

  同时,月兮的这篇文章中没有“女主”的存在,但仍然用了“阿里尔的女朋友”做了个非常关键的转折,这点是我着实没有想到的,但不得不说这并不突兀。

  

  

  全文中,杰米对自己情感的认知似乎多数放在了那个虚假的“克莱尔”身上,但从我们读者的视角来看,杰米似乎只是爱“他”。这份感情对于杰米来说已经变质,但杰米的爱意与付出不曾减少。

  看完之后好心疼这个大可爱!

  阿里尔的控制欲是爪牙,是他作为“白马”的分支,他用上了来自自己身份最有效的方式来对待杰米,以及监控他。这对于他来说,应该已经称得上是爱情了。

  

  随着那个照应开头的“银戒”,阿里尔和杰米的灵魂不再有中界线,又或者,他们本就一体。这样留给人的余味真的超级带感!


呜呜呜呜最后我还要赞美月兮!!感谢美味产出!

【Baybond】汁液

@△ 的点梗!!!虽然我完全没有写出“孩童智商,限制级动作”那样的辣感www

※NC-17

※Caveman Love!我写的非常猎奇!慎入!

※本是乌格/马修是咕噜


正文:

咕噜真的很好拐,饿几天,给个果子就行了 

AO³ 


END
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没写过这个类型

【Rickbond】编剧的磨合期

※Rickbond  是RPS!!RPS!!

※所有编剧相关知识都是我瞎扯的

※相信我,拉里才是全篇最聪明的家伙,如果他没有那么聪明,这种扭扭捏捏的爱情可能会变得更加——幼稚。“我喜欢你,我觉得你不喜欢我”这样的剧情让他们都有所嫌弃 


  


  本是先醒过来的那个,当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除了感觉到自己身上这件被他扣到了最高处的衬衫,真的因为扣错了位要把他勒断气之外,还有手臂处那完全忽视不了的压力。

  显而易见,拉里在他胳膊上睡了一觉。本有点头疼地想到,天哪,他们不该因为那场戏熬到那么晚。

  其实连本自己也没想到,那场戏会带来这么大的学反应。


  

  “这没必要!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设计!”拉里抓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剪过的头发,郁闷地坐在沙发上,磁性的嗓音在这时带了点无可奈何的意味,“而且还有这个身份!表兄弟?”

  本站在书桌旁边,窗台上的矢车菊现在可不吸引他了,即使他们在一起选了间公寓作为写作室的时候特意提过,“一定要来点植物”。他低着头,双手环抱在胸前,灯光撒在他的头顶,又落下些足以遮掩住他神情的阴影,让人摸不着他的情绪。

  不得不说,他的这场戏让拉里产生了很大的怀疑,至于这个漂亮蓝眼睛的男人到底怀疑了些什么,本也不得而知,但他知道自己的私心应当是被看出来了。

  本打心底觉得,如果自己的私心能够被理解成“普通”或“正常的话,说不定能让他更有成就感,但现在他更该做的是别让局面那么尴尬。

  “呃,拉里…”本用拇指和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像是所有人在影视剧里看见过的思考状态一样,当然,这无疑是在表演,对于一名合格的演员来说,人生哪里都是戏场。本觉得自己应该要抽点时间来打理自己的胡茬了,那些小东西刺得他手痒。

  “那时候是个谣言祸乱的大杂烩,你肯定还记得我们在初期的一致想法——越混乱越好。”本的上半身随着他的讲述变换得直挺或者微微弯曲,他没有走动,虽然他很想走近拉里,然后问他到底对这段戏怎么看,“突然的示爱和亲吻,我觉得没什么比这样的东西还要混乱的了。”

  本的眼睛一直都看向拉里,这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沉默了,也学着他将手怀抱在胸前,下身也在小腿处交叠起来。本对于拉里的沉默有了点不一样的看法——他不知道这是哪来的想法,但如果这样的想法成了真,本觉得这可能是他得到心灵与物质双向满足的最好时机。

  “而且还是表兄弟?”拉里补充了一句,似乎对这个回答——或者辩解没那么看好。

  “当然,禁忌之吻…或者什么的?”本边说边点了点头,似乎自己也在努力认可他的发言,“好吧,或许有点老套…”不过他还是在拉里的注视下退了步。

  “但这段表演需要个爆点,说真的。”本还是从桌子旁站直了起来,呼,这或许是难打的一仗:说服自己长久以来的搭档。这个不论是在生活里,还是在创作中,都与他分外合得来的家伙。也就因为过分熟悉,导致他们总是在创作时总是容易摸到些对方的门路——语言天才也需要碰撞,对吧?

  本在拉里那较长时间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些不安。这种不安既是对拉里现在莫名的表现,也是对于他们互相联通的内心世界。和过分熟悉的彼此待在一起,总是让自己的小心思无处遁藏。

  

  “你真的想要这段戏?”在这几乎让彼此尴尬成冰块的气氛中,拉里还是把自己内心的疑惑一个词一个词地问了出来,“它带出来的点并不是无可替代的…我是说,它载你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?”

  拉里的态度比一开始和缓了不少,似乎他也理解到了这种小秘密对一直处于青春期男人的重要性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不行的,毕竟这里是个傻傻的——”

  “幻想乡?”本抢过话头,他的急切让他的身体微微前屈了些,“对,幻想乡!这儿的很多东西都是幻想出来的,如果过分真实可没那么有趣了。”

  “或许吧——但表兄弟是不是过分了点?”拉里还是在尽量用其中不那么被大众认可的事物来推翻这场戏,当然,也只有那么一场,其他的东西都不能再完美了,“我可不知道你还有那种癖好。”哦,这句的确是在打趣,不过本现在没有精力来笑着挥挥手什么的。

  “呃,其实他们也不一定是表兄弟,他们或许根本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别人告诉他们,‘你们是亲戚’也不是没有可能对吗?”本觉得自己说的话越来越直白了,在现实中他当然会忽略什么表兄弟关系——拜托,这只是个幌子,“他们的关系或许没那么重要,我们没必要把每个家伙都安上名字和背景,有些东西得交给观众!”

  其实现在谁也说不清楚,本到底是想隐瞒还是渴望得到一个答复。

  “哦…”拉里的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不意外地沉默了起来,他身体微微前屈,手肘处凸起的骨头也靠在自己已经微微分开了的腿上,沉思着。这倒不同于本现在类似慌张而产生的多语,或者说他们刚好相反了。

  这次谈话有不欢而散的趋势。

  

  时间停顿适合被戏剧高潮的铺垫放在一起吗?在戏剧中,这似乎只有几秒,但现实里,这或许需要一个晚上——甚至更久。

  当天晚上,两个人似乎都在他们互通的心灵世界里和对方类似提问地提了声,“不如先来句晚安?”

  或许是因为步调的高度统一,他们在第二天也没说出“晚安”。

  这是写作室,对这两位编剧的起居生活起不了什么照拂的作用,如果他们不在那张大床上一起睡一觉,那么必须得有个家伙去那单人沙发上凑活一晚上了。

  他们曾经说好“抽签决定”,但每次不等抽签开始,他们就已经心软了,狠着心让对方在沙发上睡一夜说到底也不可能办到。

  他们俩穿戴得整整齐齐躺在床上,本连手间指都绷得僵直了。

  谁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呢?

  其实睡前的谈话对于编剧来说无疑是思维地又一次碰撞——就算是对于朋友间,也是个极佳的促进感情方式,更别提他们本来占了两个身份。

  但,他们两个却木楞地躺在床上,连衬衫领子都被他们扣到了最高处。

  本对于他现在和中学生看见初恋一样的羞涩有些茫然,得了,成年人哪需要这些?但他仍然不能让自己的嘴巴动起来,把那句:“我想亲你,我很爱你。”给说出来,只把这样的情感放在了……一场戏里?或许这可以被评为年度十佳拖拉告白奖。

  在本睁着眼睛时的左思右想当中,他只想到了一句话,“这场戏或许不是全剧的爆点,但这绝对是某种爱情的起点。”

  这个晚上没什么梦能够弥补他们因僵持不下而损失的思维与灵感——除了拉里突然转身时,搭在他身上的手,这让本分外安心。

  


  拉里其实有早起的习惯,只是这和他的舞技一样,被藏在灵魂后面了。

  或许是因为两人在毫无睡意时,便把自己绷成了被死死按下的弹簧,这导致熟睡的他们毫无形象,只想着在睡眠里放松自己,以及解决这糟心的情感问题——那么拉里会睡到本的手臂上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是吗?

  “拉里…拉里?”本呼喊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他的手臂真的疼得有些麻木了,这可和早晨的阳光没那么搭配。

  “呃…早安。”本的手臂受了点限制,这导致他说话时只能半侧身子,也造成了在视觉效果上微微产生的暧昧。拉里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那张离自己过分亲近的脸,好吧,这让他脸红。

  拉里的呼吸有不可察觉的乱了。

  “哦…早上好!”拉里小心翼翼地从本的怀抱里移开,呼,奇妙的早晨。

  “你休息的不错,”本终于能够甩甩手臂,“希望昨天的小插曲已经过…”

  “直说的话,我觉得你的告白不怎么样。”拉里的一句话把这个早晨表面的安宁打得一片不留,早晨特有的气泡音都像是在宣布这场慵懒的胜利。

  “直接把‘我爱你’说出来点都不丢人,威尔邦德先生。我本来以为你会在昨天晚上把那句话说出来,看来你没有完全读懂那场的戏份。”

  拉里看着本完全愣住的表情,以及似乎已经无法闭上的嘴巴,又补上一句,“突然的示爱有了,亲吻呢?”

  原来这家伙早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。本突然想通了:拉里才是那个最喜欢演戏的家伙,把所有肯定演成不肯定…呼,可真费工夫。

  

  

  

  本在拍摄完成后透露道,“那场戏我们排练了很久,亲吻这种事情是需要磨合的,特别是发生在两个编剧之间,他们更需要这么做。”

  

 

  

  END

(这种东西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定义)河水汩汩

※全文意识流,意识流到你如果不做阅读理解根本不知道我在ghs,是眠女干/眠jian/睡着搞/反正就趁人之危

※咕噜是马修,乌格是本(记错名字就记错吧,我不想改)





咕噜在睡梦中听见了水声。

  

  那是一种轻柔的声音,低低浅浅,一点不像那条大河。因为咕噜不喜欢那样庞大的东西,里面透明的东西把所有东西都显出来,包括他喜欢的和不喜欢的。当他注视湖面的时候,总觉得那些游来游去的东西长在了他的衣服上。

  只可惜他不擅长于抓捕那些在水里跑得飞快的家伙,当然,这些长着硬块的小东西比猛犸象——那些坏家伙,温顺多了,起码咕噜不认为自己能死在它们脚下。

  突然,那条没牙的鱼咬住了他的手指,奇怪的是,咕噜没感觉到自己骨头的断裂,那股奇妙的瘙痒让他张了张嘴,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。

  水流声还是不大,当咕噜呆呆看着水里的另一个自己时,那只挑弄他很久的顽皮蛋把他拉下了水。

  咕噜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因为他不喜欢这些庞大又不可捉摸的水。

  嘴巴被不可抗拒的压力堵住,似乎是水草——那又滑又嫩的东西跑进他嘴里,随着不知名的冲压在他嘴里成了强盗,抢走了他所有的呼吸。

  咕噜不知道怎样把这染着水汽的东西从嘴里剔出去,他只好用自己的舌头和它斗智斗勇。

  幸好,在他觉得真正窒息之前,那水草被鱼衔了出去。咕噜觉得自己在水中呼吸。

  水流声变得好大好大,像是全部流进他的耳朵里了一样。漩涡——是这样说吗?在河里旋转,不停动着。咕噜觉得自己要被卷进去了。

  水这时候发疯了。它们全部压在他身上,像是把他按到了湖底——和石头一样坚硬,这让咕噜又想起了他最不喜欢的石床。

  天哪,天哪!他真是太倒霉了,梦里都是他不喜欢的东西!他决定在醒过来之后,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水还是死死地压住他,没给他一点空间。

  又有一块石头动了起来。咕噜不知道那是哪来的东西,但它真的和石头一样坚硬,它正在无目的地乱戳。戳在他的脊梁骨上,又在他最心爱的猛犸象皮上动着。

  突然,水流声变得小了,咕噜不再那么清楚地想象出河流的样子。因为那根长条状的石头突然长进了他的肚子里。咕噜觉得自己的肚子太疼了,疼得他想大叫。

  但是那条鱼又来了,围在他身边,拉着他往前游。这又让咕噜觉得舒服,水流和他碰不到的白云一样包裹在他身边,又暖和的像是他最喜欢的皮毛。

  可是他的肚子还是好痛好痛啊…他想用手,把那根似乎和棍子差不多的东西抽出去,可是鱼还咬着他的手呢!

  怎么办?咕噜觉得自己真是太难过了。而且那根棍子又不留情面地动了起来。

  咕噜疼得乱抓,可是水还是把那东西往他的肚子里推。太坏了!咕噜发誓:以后自己再也不听流水声了!

  可能是因为那只鱼实在是太好心,不停地亲着他,软软的,滑滑的…咕噜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痛了。他尽量蜷缩着,想把那根硬东西踢出去。可是这一点用也没有!咕噜甚至觉得水又在欺负他,连渐渐小下去的流水声都变得激烈起来了。

  那根棍子好像软了一些…咕噜突然感觉到。但细细品味一会,那东西其实没有软下去,只是他的肚子变得松松垮垮,连那又硬又大的棍子都吃下去了。

  为什么不是肉呢!咕噜不服气,他好久没吃到肉了…如果这其实是块大骨头呢?虽然这不大可能,但咕噜好像因为自己的想法,没那么排斥这奇怪的感觉了。

  突然,那硬东西动了起来。咕噜觉得很舒服,看来他的梦终于愿意给他一点甜头了。

  因为这根又长又直的东西很暖和,咕噜觉得那像是被火把烤过的衣服,而现在那衣服正裹着他的肚子里面。

  水也很温柔。

  

  水流声还是没消失,不过咕噜觉得那挺好听的。

  

  当咕噜从这个“不喜欢”的梦里出来的之后,他决定自己还是得做些他喜欢的事情,例如去找乌格。

  当他把那些事情都和乌格说了一遍之后,乌格愣愣地点了点头,指着咕噜的肚子说,“水流声,还在。”


END




很混乱的阅读理解来了

把水流声理解为“欲”

水指身体

鱼是慰抚

梦不是梦,不过它也发生在晚上,只可惜咕噜还是孩子(智商上),不懂


因为我现在仍然不知道caveman love怎么搞,但还是很馋他们身子,所以就写了这么个玩意


【Baybond】法摩赛

@△ 的超辣点梗(是梗辣)

CP:Hierocles/Elagabalus(本质是Baybond)


不过希洛克勒斯没有在HH里出现过orz

这是汤不热上verecunda太太的图:这是原址,有条件的话可以去原贴支持太太

 (P1是圈儿要到的授权)



(希望各位不要二改二传orz,金发本真的超靓)


分级:NC-17


Summary:占有欲和炽热的爱本不属于他,但希洛克勒斯迷恋自己日夜侍奉的君主。

说人话:他吃醋了


正文:

AO³ 


应该打得开(?)


END


(最后没啥好说的,那祝各位高兴吧)

是做的马修角色印象图,但很奇妙地用了第一人称(奇怪的人称增加了.JPG)

高兴一下淦我肚子好痛,我真的好恨体寒


各位应该猜得到原作和角色~